向暖 & 致向暖 :读书、交友、旅行、分享

贺欣

日记 XIN 89浏览 0评论

哪一年,大街小巷都在放着《老鼠爱大米》。我最熟悉的歌手只是刀郎、阿杜、周杰伦。
贺欣,我在这一年认识了她。
也是在这一年,我还认识了李向暖和袁欣。当我还在念初一第一个学期。

那时的世界大的无法比拟,对于陌生的世界,我是如此的渴望和憧憬。

由于家庭原因,小学以后我就开始独自生活。
那时候,不论我在哪里,没有人会告诉我我接下来该做什么必须要做什么。
也没有人规定我必须几点钟回到家,几点钟前睡觉。
放学回到家,吃饭要自己做,生病就自己去看。
许多事情,我都无法明白,但我不需要一定将它弄清楚。
我唯一明白的就是不要让远在他乡的亲人担心,但那时的我真的难真正做到。

家是如此的寂寞,我渴望扎进人群堆里。
环境让我性格内向,不善于与人交流(几年之后一些偶然机会我得以改变)。
我觉得当时的我过于自卑,还没有掌握如何向别人展示自己。
我渴望有一种方式让我可以接触世界,直到我开始写信。
我的信像漂流瓶一样,满世界的投。寄送和收到回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没有什么比收到回信更加激动人心。

我在一种短信交友节目中认识了贺欣,时间太长我早已经忘记了那是什么。但是记忆深刻的是,由于发短信我当时几乎花光了我整个假期的生活费。
假期结束后,他无法再使用手机。于是我开始由漫长的等待,用书信交流。
我们总是会写很长很长的信,讲所有想要说的话。无所不谈。
但是他酷爱周杰伦,所以信件里总是有各种跟周杰伦有关的信息和贴纸,甚至是寄给我跟周杰伦有关的信封和信纸。
周杰伦在他眼里总是那么的酷,所以在他眼里没有人能够撼动。连我也深深的被他的情绪所感染,常听他的歌像《以父之名》之类的。
久而久之周杰伦就像是他的象征,听到周杰伦的歌我自然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他。

他生活在河池小城,远在我家乡400公里以外。
我从未去过那里,直到在柳州上大学的时候再一次偶然的机会得以踏进过河池这片土地。去了刘三姐的故乡一个叫宜州的地方。
我们的信件就在400公里两地来回穿梭,初一初二的时候我几乎每周都会收到他的来信。
我认为他当时就像我身边最亲密无间的小伙伴,在沟通上没有任何障碍。他使我渴望沟通,他让我的观点得到改变,并让我渴望向外界展示自己。

我曾经在上课的时候偷偷的在写信;晚自习撇下复习在写信;晚上回到家里当孤独笼罩了我的时候我写信;在校园里中午、下午放学的时候校园的广播响起来的时候独自躲在教室里写信;
假期和周末时写信。那时候写信占据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而我则写了数不清的信。
直到我中学毕业时,我收到的回信大约有两个箱子。

初中的一切突然变得如此的美好,特别是因为他。
这成了我青春最值得怀念的一部分,我们相互之间遵守了一种契约,我们没有被相互所打扰,又感受到了一种深厚的情谊。
我得感谢他:他给了我梦想,给了我寄托。
从初一到初三,我换了三所学校。呆过三个地方,他陪伴我走过了整个初中。然后就销声匿迹了..

转载请注明:致向暖 » 贺欣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